7.0

2022-08-30发布:

敢问公子有何事?

精彩内容:

第1章

    交付镖貨,拿了文書後,找了一間小館,胡亂填飽肚子,出城不遠,在一小
宅院後面小解,順眼從半開的窗戶往裏看了一眼,霎時間我的步子就挪不動了
……

    房內,一相貌出衆膚白體嬌的中年美婦正坐在桌上,一美婦烏發披散,遍身
只套著一件藍花白底的絲質長衣,而那長衣大大敞開著,裏面的青色短衫已經解
開,比木瓜還大的左乳在胸前挂著,一個嬰兒正在陸問萍的臂彎裏,叼著一只大
奶子吸得津津有味,美婦人另一只手伸到兩腿之間,撫摸著私密之處,雙眼微閉,
小嘴咬著一半下唇,一副陶醉的樣子。

    正所謂飯飽思淫欲,此時沒有包袱,見了如此美景,頓時色心大起!

    好一個寂寞的美婦人,看來婦人的丈夫已經出門多日,許久未和陸問萍行房
事,這才讓陸問萍寂寞難耐,小兒吃奶居然讓陸問萍想入非非,看來我今天還可
以開開葷了!

    于是我圍著這個小院轉了一圈,只見小宅院不算大,院門半開,歸置的倒算
幹凈,院內有個叁四歲的男童正在騎著木馬獨自玩耍,院中有一處房門開著,紗
窗開著,我看到那美婦正在此屋中。

    環視四周,見四下無人,于是我走進院內,那騎著木馬的小孩似乎玩的正歡,
並沒有搭理我,往那婦人的房門口走去,來到門口,發現房門開著,那婦人不再
撫摸私處,正哄著小嬰兒吃奶!

  “小弟擅自入院中,請嫂嫂恕罪,敢問如何稱呼夫人?”我站在門外,躬身
施禮對著陸問萍道。

  “公子有禮,夫家姓李,奴家姓陸名問萍!敢問公子有何事?”

    美婦見有外人來,忙把掏出的左乳往衣內塞,轉身將懷中的嬰兒放入旁邊的
搖籃,隨後站起身,雙手虛握拳,置于腰間,身體微微一蹲,行了一個禮。看來
是出身書香門第,熟知禮法。
   
    “李夫人,在下有禮了!只因趕路,饑渴難耐,煩請嫂嫂施以援手!”我再
次躬身作揖。

    “家裏只有些茶水,若公子不嫌棄可吃上一碗。”陸問萍擡眼將我細細打量,
若有所思。

   “茶水我是不吃的。”我站在門外笑著道。

   “這樣,奴家這兒並無其我可招待公子之物。”陸問萍似乎不解,眉頭微促。

   “夫人休要哄我,方才我見嫂嫂也有饑渴之狀,你我可彼此相助!”我則依
舊笑微笑,故意在陸問萍的胸前看了一眼,又躬了一身說。

   “我見公子彬彬有禮,怎可如此輕薄?”

    陸問萍臉上一紅,似乎有些惱怒,低下頭往地上看去,已然知曉我瞧見了陸
問萍的不雅之舉。
   
    見陸問萍有些惱怒,心裏暗叫一聲不好,今日怕是要碰壁了!但是轉念一想,
這婦人並未下逐客令,立即決定再試一次,如若不成,便轉身離去!

    “李夫人勿怪!小生見夫人生的俊俏,心生愛慕,不免有些失禮!如若夫人
不願相助,在下這就離去!如若夫人垂青,在下畢永生不忘!輕夫人擡頭看小生
一眼!”

    我雖然說得客氣,但是將裆部向前一挺,讓陸問萍瞧見我高挺的裆部!

  “公子……請自重!”陸問萍見我裆部高高撐起不免臉紅低頭,過了片刻又
道,“公子……可曾有人瞧見公子進的院子?”

    原來這小娘子心裏也是想要的,只是怕有人瞧見,到時候有人說閑話,我心
下了然,便斬釘截鐵的說道:“在下特避開他人,方才進到院子裏來!望夫人成
全!”

    “若奴家這裏有公子所需之物,公子可自行來取,只是家中老奴外出做活,
日落前便會回來,公子萬不可久留。”陸問萍輕輕說道。

  “在下遵命!”

    我聽聞心中大喜,自己十多日未曾近女色了,今天總算可以舒爽舒爽了,我
忙跨進房來,從陸問萍後面一把將陸問萍抱在懷裏,雙手抓住陸問萍胸前柔軟揉
捏起來!

    “公子,勿要心急,待奴家稍作安排!”陸問萍急忙掙脫我的懷抱,來到門
口,向著院子的孩子說道,“源兒,若有人進了院子,便來門前喚我!”

    “我曉得了……娘親!”

    那小孩回頭應了一聲,便又轉過頭去,一心把玩他的木馬!

    陸問萍輕輕關上房門,又插上門栓,再去放下窗戶,將窗戶關好。

    在陸問萍做這些的時候,我將衣服盡除,一根六寸有余的肉棍子直挺挺的仰
著頭!待美婦人回過頭,一眼就看到了我的下身,看得有些楞神,看樣子沒有令
陸問萍失望,見我正笑盈盈的看著陸問萍,陸問萍忽然臉上绯紅,馬上又轉過身
去,走向床去。

    “夫人,等等在下……”我追了上去,在床邊一把將陸問萍抱在懷裏,下身
的堅挺頂在陸問萍的屁股上,臉貼在陸問萍的脖子上厮磨,“夫人是哪裏人?竟
然生的如此俊美?”

    “公子,莫要打趣……”陸問萍一下子就癱軟在我懷裏,低聲細語,如泣如
訴。

    “夫人說的是……”我將陸問萍反過來,推到在床上,解開陸問萍的衣衫,
將陸問萍白皙的上身露出來,好大一對兔子!我撲上去,胸口壓上這對兔子,親
吻著陸問萍的臉,小嘴,正要撬開陸問萍的貝齒。

    “公子,不要……奴家口裏髒……”

    陸問萍將臉偏向一邊,嬌羞的閉上上眼睛,呼吸也急促起來。

    既然美人不願,我也不強求,嘴巴肆意在婦人的臉上,脖子上啃著,就像要
把陸問萍吃下去一樣。一路往下,舔遍陸問萍那對兔子的每一個部位,當我把陸
問萍的一個乳頭咬住,竟然從裏面吸出了甘甜的液體,我大口的吞食著。

    “哦……哦哦……公子輕點……哦哦……少食一些……給我那小兒留些……
哦哦哦……”

    陸問萍嬌羞的說,但是雙手緊緊抱住我的頭,壓向陸問萍的胸部。

    “遵命!我吃了夫人的,也請夫人吃些我的,可好?”我聞言起身,將婦人
拉起來,指了指下面。

    “公子就會糟踐奴家!”

    陸問萍一臉媚態,眉眼看了我一下,還是站了起來,下得床來,讓我坐在床
沿,陸問萍則蹲在我的胯間,深處兩根手指夾住我的堅挺,仔細看了看,伸出舌
頭輕輕舔了一下龜頭,然後慢慢含了進去。

    “看夫人如此娴熟,以前可曾經常伺候夫家?”

    我扶著陸問萍的腦袋,慢慢往裏頂,直到頂到陸問萍的喉嚨。
   
    “咳咳……咳咳……公子輕點,好大……奴家爲夫家做過此事……”陸問萍
吐出我的肉棒,咳嗽了幾下,“公子莫要動手……讓奴家伺候您……”

    陸問萍張開小嘴,再次將肉棒含了進去,陸問萍很識趣只用嘴唇和舌頭接觸
我的肉棒,時而吸,時而舔,弄的我舒服極了!我伸手將陸問萍的雙乳抓在手裏,
輕輕的揉捏著,那感覺就像是摸到了溫熱的嫩豆腐,極爲受用。

    “公子,奴家累了……”過了片刻,陸問萍吐出我的下體,略帶委屈的說道,
“家奴不時就會歸來,公子莫要白白耽誤了時辰……”

    “夫人說的極是!”

    我知道婦人定是急切的想要男人填滿陸問萍的身體,我也急迫的想要占有陸
問萍,不再含糊,拉起陸問萍,讓陸問萍扶著床沿,屁股高高撅起,我在陸問萍
後面,脫下陸問萍的褲子,肉棒頂在陸問萍的陰戶摩擦,“夫人,下面濕了……”

    “公子,莫要捉弄奴家……”陸問萍嬌羞的而又激動地說道,“公子,輕疼
惜奴家……”

    “遵命,夫人!”

    我對準位置,使勁頂了進去,直到最深處,好舒服!看來陸問萍男人很久沒
碰陸問萍了,雖然生過孩子不久,下面依舊緊致,緊緊包裹著我。

    “啊……哦……公子,輕點……哦哦……”陸問萍在我插入的時刻,滿足的
叫出聲來,“奴家已有半年未和夫君同房……”

    “原來如此!夫人莫怪,是在下莽撞了……”

    我連忙安撫美人,下身退出來,慢慢推進,插入一半,退出,再進入……如
此,往複,時不時深深插入陸問萍的裏面,時而淺推淺送,片刻之後,陸問萍就
發出有節奏的呻吟。

    “哦……哦哦……公子輕點……哦哦……啊……啊啊……哦哦哦……”

    陸問萍隨著我的抽送,發出動人的喘息,如泣如訴,引人入勝!

    “夫人……哦……你喜歡嗎?”我一邊抽送,一邊問道。

    “哦……啊啊……奴家喜歡的緊……哦哦……啊……好硬……哦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陸問萍動人的喘息和呻吟讓我精神大振。

    “夫人……和尊夫相比……你喜歡哪一個?”我不斷刺激陸問萍。

    “哦……不要……啊啊啊……不要提我家夫君……啊哦……奴家……哦啊啊
……對不住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陸問萍叫的更婉轉了,在禮
法和欲望之間徘徊,讓陸問萍更加妩媚!

    “夫人……告訴我……誰更厲害?”

    把陸問萍的上身拉起來,後背貼上我的胸膛,我緊緊抱著陸問萍的腰肢,下
身更加用力地頂撞,眼光越過陸問萍的肩膀,看到陸問萍的一對乳房有節奏的上
下跳躍著!

    “啊啊……哦哦……公子你好硬……哦哦……我……喜歡……哦哦哦……”

    陸問萍不知道是刻意回避我的問題,還是忘了回答,已經被我弄的七葷八素,
臉色绯紅,香汗淋漓,頭發被汗水打濕,粘在額頭和臉上!

    “呼……婦人真是個絕色美人……呼呼……”

    這個姿勢,我也有些累了,而且也到不了最深處,我把陸問萍的衣衫全部扯
下,丟在床上,讓陸問萍平躺在床上,網站前床前,分開陸問萍的雙腿,抗到我
的肩膀上,下身深深刺入,再拔出,再次深深刺入,再拔出……

    “啊啊……哦哦……好人……啊啊啊……甚好……啊啊啊……美死了……啊
啊啊……”

    陸問萍的呻吟不斷刺激著我,我的速度也越來越快,越來越用力!

    “啊……哦……啊……哦哦……啊啊……哦……啊啊啊……哦哦……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陸問萍隨著我的不斷加速,叫聲也越來越快,
越來大聲。
     
    “啊啊啊啊……美死了……啊啊啊啊啊啊……”

    陸問萍泄身了,全身抖了幾下,一股液體自陸問萍的深處澆我的龜頭上,差
點讓我也泄了!
     
    “呼呼……”我也感覺有些累了,便用下身留在陸問萍的身體裏,把陸問萍
推到裏邊,把陸問萍的雙腿放來,我爬上床,我們都是滿頭大汗,氣喘籲籲,我
俯下身,將陸問萍臉上的汗水擦了擦,捋了捋頭發,下身不斷抽送。

    “呼呼……公子……你好強壯……奴家舒服死了……”

    陸問萍從泄身的快感中回過神來,感覺到我還在抽送,睜開迷離的雙眼,喘
息的呼了一口氣,溫順的爲我擦了擦汗水,滿面潮紅,媚眼迷離地看著我,小嘴
微張,隨著我的挺動,身體有節奏的晃動,小臉也一仰一樣的!

    “呼呼……那是……和我好過的女人……都對在下念念不忘……”

    我下身仍在不斷抽送,托起陸問萍的腦袋,讓陸問萍看著我們的交合之處,
“你自己看……”

    “啊……不要……羞死奴家了……”

    陸問萍看到一根粗大的肉棒在自己的私處進進出出,我的肉棒上面和陸問萍
的私處都是白色的泡沫,馬上轉過頭去,閉上眼睛,本來绯紅的臉變得更紅了,
其實陸問萍沒看到,陸問萍胯下的床單已經濕了一大片!

    “呼呼…夫人……你看到了什麽?”

    看到陸問萍嬌羞的模樣,我更加用力地抽送,此次到底。

    “啊啊……你的……好大……啊啊啊……比剛才還大……啊啊啊……要死了
……啊啊啊……”

    陸問萍在我的不斷挑逗下,身體也越來越熱,叫聲也越來越狐媚,“啊……
哦哦……啊啊啊……哦啊啊……好大……啊啊啊……要死了……啊啊啊……”

    “呼呼………”我把陸問萍轉過來,讓陸問萍跪在床上,肉棒再次插入陸問
萍的身體,抓住陸問萍的小腰,不再憐惜陸問萍,使勁的發泄著心中欲望,小腹
撞在陸問萍的屁股上,發出陣陣清脆的響聲,好似拿鞭子抽在陸問萍屁股上,不
一會陸問萍的屁股就被我撞紅了。

    “啊啊……喔喔喔……不要……啊啊啊……輕點……啊啊啊……要死了……
啊啊啊……啊啊啊……求你輕點……啊啊啊……啊啊啊……”

    每每插到陸問萍
的最深處,陸問萍就發出淒慘的叫床聲。

    “呼呼……”這時候,我也不管陸問萍的求饒,只管使勁在陸問萍身上發泄,
陸問萍的頭發隨著身體快速的搖晃,我還能聽到陸問萍的乳房來回拍打的聲音。

    “啊啊……啊啊啊……奴家……啊啊啊……要死了……啊啊啊……奴家不行
了……啊啊啊……啊啊啊……要來了……噢噢啊……啊啊啊……”

    陸問萍支撐不住,臉貼在床上,雙手緊緊抓住被子。

    “呼呼……”在陸問萍的婉轉叫聲中,我感覺我也快射了,把陸問萍翻過來,
讓陸問萍躺在床上,分開雙腿,我看到陸問萍的陰部都紅了,我哪管這個,挺身
再次進入陸問萍的身體,上身壓在陸問萍的大奶子上,抓住陸問萍的肩膀,使勁
在陸問萍身體裏沖撞,做最後的沖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陸問萍雙手緊緊抱住我的後背,承受著我的沖撞!

    “啊啊啊…………”我在也把持不住,深深的插入陸問萍的陰戶裏,滾燙的
液體噴湧而出,全都澆在陸問萍的花芯深處。

    “啊啊啊…………”在我的滾燙刺激下,陸問萍也全身一陣抖動,雙腿緊緊
夾住我的腰,雙手在我的背上亂抓。

    當一切歸于平靜,我從陸問萍身上下來,躺在床上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背上
火辣辣的疼,我才想起剛才陸問萍在我背上亂抓,肯定是見血了!

    “公子,抱歉,奴家弄傷你了!”

    我看向她,陸問萍正用一種驚恐的眼神看著我,可能是怕我會傷害她!

    “哈哈哈,無妨,我也弄傷你了…………”我也略帶歉意的說,“算是我們
扯平了,好不好?”

    “噗嗤……傻子……”陸問萍噗嗤一笑,靠過來,貼著我,“奴家許久沒有
這種感受了……”

    “奴家雖有不舍,但是公子該離開了……”

    過了片刻,她突然爬起來,看了看我,找到自己的衣衫,開始穿起來。

    “嗯……”我也突然想到,時辰將近,她的家奴該回來了,我倒是無妨,片
刻之後我將啓程回到青州,可是不能害了這樣的美人!我們穿好衣物,我正打算
開窗離開,她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

    “公子……公子何時還能再來?”說完,她似乎也感覺到不妥,馬上又低下
頭,纖細的手指攪在一起。

    略微思索一下,這婦人食髓知味,怕是上瘾了。我慢慢走近她,輕輕托起她
的下巴,看著她的臉頰,心中所想,始終沒有說出口,轉身來到窗前,打開窗戶,
看到四下無人!

    “美人兒,有緣再見!”我說完,跳窗而去!

    路上,我思考著一個問題:她不怕大兒子告訴他爹嗎?